聚焦政企海外举债

§ⅰ 谁告诉你1+1=2?

2018年1月1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17年度经济数据。经初步核算,2017全年国内生产总值82.7122万亿,按可比价格计算,比2016年的74.4万亿增长6.9%。

靓丽数字甫一出炉,央地官员弹冠相庆。GDP增速终止了连续7年的下跌趋势,反弹至6.9%。超过预期的成绩单,为这个阴霾笼罩全国多地的冬日,平添了一抹亮眼的颜色。但一想到之前扫兴的事,却让人意兴阑珊提不起一丝兴致起来。

这当然是频频传出的地方GDP造假丑闻。继辽宁后,内蒙古、天津滨海等省市纷纷自曝家丑,坦言本地GDP有水分。内蒙古核减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00亿,水分40%;天津2017年预期GDP1万亿,水分3346亿,也超过了1/3。

地方GDP掺水,全国GDP理所当然会受到质疑。打个比方,2016年地方GDP加总后比全国数据高出3.6万亿,这个数字追溯到2012年是5.8万亿,5.8万亿是什么概念?嗯,全国经济一哥广东省的经济总量。2013年各省市自治区核算出的GDP总量,居然高出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6.1万亿。这当然不是什么体面事。

『无为有处有还无,假作真时真亦假』在五迷三道的真假、有无数据面前,在包含海外媒体的新闻记者面前,经验老道的统计局公务员经受住了考验,镇定从容、应变得体、盈盈笑脸、侃侃而谈,完全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公仆风度。

『我国统计工作是依法依规进行的。地方数据加总超过全国总量,这是分级核算的结果。国家、地方统计数据的质量都在不断提高。我国的统计数据、统计核算制度并不因为有少数地方或者一些企业、单位的数据真实性存在问题而受影响』

嗯,谁告诉你1+1一定等于2?那啥虽然呢俺喝醉了,那壶酒钱却是打死也不能认滴。好吧,但想让不懂统计工作专业性和严肃性的吃瓜小民心服口服,不容易。

§ⅱ 印钞偿债危如累卵

地方GDP造假,原罪是不堪债务累积重负。债欠多了自然要想办法化解,最便捷通道无疑是印钞稀释债务和国民财富,这是N个5年来屡试不爽的灵丹妙药。

央行1月12日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12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67.68万亿,同比增速从2016年的11.3%下降到了8.2%。M2控制在个位数固然‘形势一片大好’,然而问题在于,我国的货币基数盘子实在是太大了,区区8.2%的增速,就创造出了12.67万亿的货币,比2016年的155.01万亿增加可真不是一星半点呐。

瞄了一眼1月23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收盘价报6.4042,跌0.009%,中间价报6.4009,涨0.16%。即使按照6.4009的中间价折算,167.68万亿人民币也折合到了惊人的26.2万亿美元。而根据美联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末同期,美国的广义货币M2余额仅仅是13.84万亿美元。换句话说,

当前我国的广义货币余额M2,已经是美国同期的189%,破2在即呀!反观同期国民生产总值,我国11.9万亿美元,美国19.4万亿美元,仅为美国的61%。换算成M2/GDP,我国203%,而美国仅为71%。对比这一组数据后得出什么结论?一是凸显美元的升值空间,毕竟美国2007次贷危机后再怎么货币宽松, M2/GDP也从未超过100%。发行的纸币数量永远小于实际财富,这就是美元的价值所在!

其二呢,清晰表明了我国持续30年的超发货币刺激经济增长之路,已经再走不下去了,非但投入产出比一降再降,最要命的是通货膨胀已经危如累卵。试想如果没有全球‘顶礼膜拜’的高房价沉淀货币,此时的肉蛋奶菜还不飙到天上去?

高层表面上不慌不忙,但却不敢有丝毫懈怠。2016年来货币政策一再收紧,不就是害怕系统性金融风险吗?说通俗点儿就是害怕货币突然崩盘、失去购买力哇。

§ⅲ 债券违约此起彼伏

超发货币之路越走越窄,局面只能靠举债维持。2017年3月全国两会上,总理指示2017年财政赤字率安排3%,达到2.38万亿,比2016年增加2000亿。作为全球最富庶的中央政府尚且如此,营改增后公仆剧增的地方财政状况可想而知。

问题是,举债过多本身就意味着金融风险。2016年6月15日,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称,截至2015年底,我国债务总额168.48万亿,全社会杠杆率249%。在债务结构上,居民部门债务率40%,金融部门21%,政府部门40%。如果考虑到融资平台债务及或有债务,政府部门债务率达到57%。非金融企业部门问题更严重,债务率高达131%,如果把与政府债务有重叠的融资平台债务加进来,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率竟然达到157%,远超经合组织(OECD)国家90%的阈值。

牢记初心,不忘使命。实验室理事长李扬研究员更是时刻关注着吃瓜群众的心理健康问题。『我国政府的债务处在可控范围内,有足够的资财来应对债务风险,不存在债务危机。即便出现大规模的债务违约,也不会对国民经济造成较大负面冲击……』呵呵,呵呵。2016年过后重新审视这段话,充满了黑色幽默感。

2016年是业内公认的『违约之年』。从东北特钢到到大连机床,从侨兴集团再到国海萝卜章丑闻……此起彼伏的长短债券违约事件,一次又一次讥笑、打脸盲目乐观。牛皮纸再厚,终究是不可能包住火的。只要是祸胎,迟早都会显露出峥嵘。

2018年1月19日,银监会官网头条消息瞬间让整个金融圈炸锅!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为掩盖不良贷款,通过编造虚假用途、分拆授信、越权审批等手法,违规办理信贷、同业、理财、信用证和保理等业务,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换取相关企业出资承担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不良贷款。慌不择路,饮鸩止渴!

什么叫系统性金融风险?这不就是雪崩前的一片雪花嘛。说浦发银行罪有应得,其实它也很无辜。尽管2018年春节前央行使出浑身解数,一次又一次通过逆回购为市场注水,并在2017年12月29日动用临时准备金安排释放2万亿,1月17日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释放长期流动性3000亿……但市场却总喊缺钱。

房价不跌,吸血不停!1月8日,中国铁建房地产集团以9.82亿元获得姑苏区『苏地2017-WG-47号』地块, 4.3万元/㎡成为苏州新地王;1月23日,恒大地产以14亿元拍下成都青白江区156亩土地再刷新高。房地产商傻吗?傻的是房奴!

房地产癌瘤不破,市场永远钱荒,债券利率必然上行。1月23日,10年期国债利率3.94%,10年期国开债利率5.08%。债市利率居高不下,导致地方政府、企业的发债成本水涨船高。当发债利息高过收益时,发债自然也就失去了意义。傻子都明白,忙来忙去都在为银行打工了。这猪八戒啃猪蹄儿的自虐,还能啃多久?

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奉行低利率QE政策。2010年国内债券市场利率开始上涨,国内发债越来越鼻子大过头。性饥渴的老光棍在本地讨不上媳妇,却意外邂逅了风情万种的西洋女郎。发债部门的目光瞄向了成本低廉的海外美元信贷。

§ⅳ 海外发债海内填坑

2017年12月13日,彭博发布数据,中资美元债发行量从2010年出现明显增长,2010-2016年,年发行金额从69亿美元上升到1224亿美元,年发行数量从14只增长到372只。像极了A股扩容,发外债同样是一组爆炸式增长的惊人数字。

美元QE时代,光棍大爷和西洋女郎夜夜嗨爆。美元债物美价廉不假,但却隐藏着一个致命的小软肋——最怕美元升值,杀伤力堪比长期超量服用伟哥骤然停供。

2014年11月,美联储宣布停止购债,标志着7年QE政策终结。2015年美元开始升值,人民币应声贬值。到了2015下半年,众多发行海外美元债的房地产企业开始感受到债务链条越勒越紧,不约而同提前还债。提前还债的钱来自哪里呢?房企‘聪明’地拆东墙补西墙,不惜国内高息举债换成美元,得以提前偿还海外美元债。看到这里你就会明白,为什么2016年底外汇储备会骤降1万亿了吧?

有关部门勃然大怒,外汇是你们可以动用的吗?2016下半年开始,房企国内发债骤然收紧,逼得一众房地产大佬纷纷抛售资产还债,是谁还要提吗?恍如昨日。

众所周知,房地产贵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内债外债同时夹击下,中小民企纷纷跑路倒闭。上面一看这哪成啊?上游的钢筋、型材、水泥……建材,下游的装修、家居、家电……这要影响就业和稳定大局的呀,此其一;其二,国家外汇储备从2014年底3.99万亿美元,骤降到2016年底马上要跌破3万亿。怎么办?

聪明!将『拆东墙补西墙』反个个儿,改为『拆西墙补东墙』。看到这里都明白,鼓励企业顶着高息继续去海外发债。反正国家掌握着『RED』牌印钞机,只要把募集来的美元上缴外管局,红币要多少尽管拿去。如此一来什么结果?嗯,企业‘做大做强’的同时一举两得,外汇储备回归上升通道。升了多少?至少是11连升了罢,而且毋需怀疑,12连升、13连升……会接踵而至。道理需要讲吗?

2017年,在国内融资环境持续收紧的背景下,中资美元债继续大幅增长,截至统计日共发行2379只,较2016年全年增长578%,发行金额达2925.55亿元,较2016年全年增长139%。截至2017年12月上旬,中资美元债(仅含公司债)共发行3261只,总发行金额为7122.85亿元。数额增长139%,速度增加578%?彭博社的数据当然不会造假,但饶是如此,笔者还是揉着眼睛看了又看才敢相信。

§ⅴ 老大老二明争暗斗

唐纳德·川普的偶像是罗纳德·里根,后者搞垮前苏联并没收其28万亿美元财富的壮举,一直让川普心慕神追。如果能一举平掉美国20万亿美元的债务,他就可以和偶像比肩了哦。2017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赤裸裸将我国列为『竞争对手』。多说一句,『竞争对手』说法是人为美化后避重就轻的翻译,原文更加犀利不谈。还沉浸在『和平与发展的主题没变』中的人应该认识到,大国对抗正在重新上演。

2018年中美贸易战已经打响。1月16日,川普总统就美中日益增长的贸易失衡,对我们的主席表示了『失望』,并同时表示『这一情况是不可持续的』。话音刚落,1月19日美国公然称2001年支持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是错误的决定,预计将采取相关措施。说到做到,1月22日,美国宣布对光伏产品和大型洗衣机实施全球保障措施 (即『201调查』),粗看之下似乎是对所有出口国家课以重税,说穿了就是针对我国,对此外交部很是愤怒。

美丽优雅的华春莹姐姐口中,美国傻透了,甚至已经愚蠢到了『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地步;央视特约评论员贺文萍大姨妈甚至直接怒斥美国阻止了世界资本自由流动。联想到美国对我国操纵汇率和资本管制的指责,呵呵。

贸易战之前,金融战早已经率先开打了,争夺的阵地是越来越稀缺的全球资本。

笔者此前撰文一再提及,始于2015年12月的加息和2017年10月的缩表,已经勾勒出了美联储吸引资本流向美国的战略意图,而2018年1月实施的减税法案,则是川普政府为美联储收紧货币再添的一把大火。美国当下火热的股市和楼市清晰印证了资本流向。三大举措次第出台,类似武侠小说中的『龙门三叠浪』功夫,引动资本和资产流向美国的同时,对资本和资产流出国来讲呢,就是连根拔起。

我们的高层智囊团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深知其中利害。问题在于,两根致命的软肋死死限制住了腾挪空间,就如同戴着脚镣跳舞般挥洒不开哇。什么软肋?其一房地产泡沫不能破,前文讲过破了就等同于经济支柱折了,而这对GDP增速和就业率来讲将是灾难;其二不敢跟随美联储加息,道理同样简单,楼市的吸血效应已经让实体经济严重失血奄奄一息了,再加息就相当于直接勒死。总不能抛弃所有实体产业,成为名副其实的『房国』吧?怎么办呢?

一个字,借!通过举债支撑危局,等待美联储下一个QE周期的到来。具体讲两个步骤,首先是上文讲到的,热情鼓励企业海外发债。2017年1月26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外汇管理改革完善真实合规性审核的通知》(汇发[2017]3号),内容很长不贴了,意思只有一个『控制流出,扩大流入』。

这些花样伎俩,自然瞒不过打金融战得心应手的华尔街巨鳄们。唏,你想通过借债续命,没门儿,我有办法让举债无门,首先是通过缩表大幅减少国际资本市场上的美元,这是真正的釜底抽薪。其次呢,通过麻雀战袭扰,让资本不敢借给你。

继2013年惠誉将我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A+后,2017年5月穆迪将我国长期本币和外币发行人评级从Aa3下调到A1。同年9月标准普尔再次将我国主权信用评级从AA-下调为A+。世界三大信用评级机构先后出马,只为让你借不到钱。

还记得被戳中命门后的恼羞成怒吗?从权威媒体到各部委纷纷出面怒怼,最后甚至发动民间水军来捍卫自身清白。笔者当时收藏了一张截屏,不妨贴上来围观下。口活儿只能逞一时之快,当然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无论如何,能借到钱才是硬道理,其余都是渣渣。企业举债受阻,政府剑走偏锋,亲自操刀海外发债。

2017年10月26日,财政部亲自出马,在香港发行了20亿美元的主权债券,藉以巩固自身的外汇储备。这可是2004年来的首次,尽管发债规模不大,但象征意义再清楚不过,1978年改开后第一次由资本流入国成为资本流出国。可以预见,今后这种操作很有可能将会成为常态,国内手持美元的投资者可以留心下,要知道我国发行的海外美元债,利率回报可比欧洲、北美……那些穷国高得多了。

§ⅵ 只要是债终究要还

尽管中国人民的智慧无穷无尽,尽管有关部门再一次挫败了美弟做空中国的企图。卖个关子,先把这个病句撂这凉快会儿,看到后文自然能够续接得上。

1月23日,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大义凛然、义正辞严地警告那些贼心不死的索罗斯徒子徒孙们,『我国有能力防控金融风险,持续近两年的去杠杆进程也已经取得进展,试图做空我国来牟利的行为行不通。我国系统的属性决定了能够防治金融崩溃,因为监管层采取行动的速度很快』嗯,很快。

问题在于,出来混,哦不,是『借了债,终究是要还的』。当前真实的经济现状或许并不像统计局数字那般妩媚妖娆,在房地产这个庞大的灰犀牛、这个贪婪的吸血鬼面前,任何实体制造业、服务业的资本回报,都捂着脸不好意思见人哦。

企业经营状况不好,偿债压力自然就大,而最要命的外部风险上文已经提到,那就是企业的致命小软肋——最怕美元升值。

道理很简单,美元汇率上升,到期该偿还的美元债务自然就多了些;再叠加上美元利率上升,到期该偿还的美元债务利息自然就又多了些;如果不幸摊上美联储缩减资产负债表,市场上的美元减少,美元债就不好借了;如果再大不幸被国际评级机构降低信用等级,美元债就更不好借了;最不幸的是摊上美国减税,国际资本竞相回流美国,美元债基本就借不到了,而即使借到,利率成本也高得吓人!

不幸的是,这一切正在组合成可怕的现实!笔者出身土木工程专业,同门都通晓一个专业名词——最不利荷载组合。嗯,2018年后,基本大概就是这幅鸟样子了罢。而这副鸟样子,除了自身软肋,下剩的就是拜美联储和川普政府所赐了。

看到这里,你还会怀疑美元的上涨前景吗?一旦美元资产、资本回流达到川普政府的预期,美元瞬间结束贬值、华丽丽转身升值就成了极大概率事件。当温婉可人的妙龄女鬼突然揭下画皮的一刹那,只有提前准备好的人才会处惊不乱。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