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抓小三的祖师奶奶

王熙凤:抓小三的祖师奶奶

文/子鱼

01

有人让我推荐书读,我会说,买本《红楼梦》放床头。

我是走到哪里都带着一本《红楼梦》的,不是为了装逼显着有文化,是真的有趣味。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这本书拿起来,我都能读,不受任何干扰。

说实话,有些书,真的得有环境才能读的,毛主席他老人家在闹市读书,都说是有定力的典范。我觉得能不到闹市读书,还是不要到闹市读书。不是闲的么,现代社会,天下之大,哪里读不得一本书,还非要去闹市。

我要在闹市读书,估计只能读得下去《红楼梦》。

《红楼梦》几乎有你闯荡这世间所有的人情智慧。

今天主要讲书中的一个主要人物,王熙凤。

王熙凤是啥样的人?

王熙凤是个聪明过头,有趣过头,彪悍过头的女人。

按理说,集这三点于一身,应该所向披靡,但她最后下场很惨,为什么?

讲她聪明、有趣、彪悍的段落,数不胜数。

曹雪芹写王熙凤,可谓不遗余力,书中很多重大场合都有她的表演,浓墨重彩。

最开始讲林黛玉进贾府的段落就不说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群人都规规矩矩彬彬有礼的时候,她一声高昂的“不曾迎接远客”就凤凰一般闪耀降临了。到这又是笑又是哭,先夸黛玉通身气派好,“不像老祖宗外孙女儿,倒像嫡亲的孙女儿”。紧接着就叹黛玉命不好,“只可惜姑妈她.....”

这一场,王熙凤眼泪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自来水开关似的,情绪起承转合一气呵成。

王熙凤情商智商都在线,拍马屁的功夫一流,尤其拍老太太马屁。

世人最厌恶拍马屁,其实只有一种拍马屁看得下去,就是把马屁拍得有趣。王熙凤就是这种。

老祖宗说自己小时候失足掉水里,脑袋上被木钉碰了个坑,她马上说,幸亏有那坑,不然老祖宗这大福气往哪装呢,寿星老儿头上原有个窝儿,后来福气装满了,就凸出来了。

寿星老儿形象向来招人喜欢,喜兴,憨厚,可爱,她一提寿星,人们立刻觉得很美好。

大部分人拍马屁,只会谄媚,嬉皮笑脸,点头哈腰,屁股坐着凳子边儿,贱兮兮,贼兮兮,要像王熙凤这么拍,也行。

王熙凤这人说话处处俏皮,自带三分谐趣。有人报告老太太说元春封妃了,还要回家省亲,老太太高兴得马上要去叫凤丫头,正巧凤姐进来,听见了,就说:“谁这么勾魂儿似地勾我哪。”

姐妹们在大观园联句,要她起个头,她没读过书,就说,我只有一句粗话:“一夜北风紧”。她说昨夜下雪,下雪必刮北风,你们联吧,然后就跑了。

众姐妹都说这头起得好,好在哪里?

作诗作文开头不都先交代场景嘛,交代了场景才好讲下面的故事。就如,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我们现在也一样。

她说“一夜北风紧”,北风呼啸下会发生什么事?众姐妹充分发挥去吧。

要是她一开始就整一句: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下面就都封死了。

凤姐虽然不读书,但万事万物,一通百通,她知道怎么起头好发挥。众姐妹果然联了一阵好诗,都斗起来了。

凤姐太聪明,聪明的人不少,有趣的人不多。

有趣首先要有聪明打底子,没聪明打底子,有趣不起来。所以你看,生活中那种有趣的人一般都聪明。

有些人聪明不够,却硬要拗有趣,就常常闹尴尬。

有一次我见一个乡镇干部跟镇长汇报,县里一个局的局长死了(那局长突发心梗)。他说,镇长,xx局的x局长亲自去死了。

镇长非常生气,狠狠瞪了他一眼,没发作。他觉得说句俏皮话很有趣,可是死人这种事怎么能逗闷子呢,还亲自去死了。死的可是镇长的好朋友,他们一腿子的。这种人简直脑子有包。

你要跟洪七公说欧阳锋亲自去死了,兴许很有趣,可是你跟洪七公说郭靖亲自去死了,他不拿降龙十八掌劈死你才怪。

没眼色的瞎有趣,常常显着一个人很二逼。

王熙凤很少干这种事,她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有时候明明一个很有趣的话,但说出来可能会伤人,她就死活不说。

大观园有个小戏子长得很像林黛玉,大家都看出来了,都指望王熙凤说,王熙凤就是不说,史湘云大嘴巴说出来了,最后宝玉黛玉和湘云三人打了一场好架。

王熙凤这个人,很有趣,曹雪芹塑造她,是下了功夫的。

她对上爱扮有趣,对下爱装逼,结果有一次装逼遇到了对手。这人是刘姥姥。

刘姥姥一进大观园,先见王熙凤,王熙凤骨子里是瞧不起这种穷亲戚的,也就是日常招待一下(后面对刘姥姥好,是因为刘姥姥讨了老太太的欢心。)开始很摆谱,见刘姥姥,书中说:
(王熙凤)手里拿小铜火箸儿拨手炉里的灰,平儿站在炕沿边,捧着一个小小的填漆茶盘,盘内一个小盖钟,凤姐也不接茶,也不抬头,只管拨手炉内的灰.....
我们看后文知道,其实王熙凤和平儿还是很随意的,没人的时候,俩人经常一起吃饭,也经常说体己话,甚至凤姐得罪了平儿,她还要伏低做小去赔罪。

但在一个山野老妇面前,这主仆俩配合得天衣无缝,把谱儿摆得天大。

到开口说话了,更是装得厉害,什么“我们也不过是赖着祖父虚名,做了穷官儿......外头看着轰轰烈烈,其实大有大的难处。”

这话听着是自谦,其实浓浓的傲娇感。就好像今天的马云说,嗨,我不过neng了个小平台,卖点人民群众需要的破鞋烂袜子而已。

她是行动在炫富,语言在哭穷。过度的自谦,等于自傲。她自以为滴水不漏。

但却被刘姥姥一句话打败了。

刘姥姥说:“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您老拔根汗毛比我腰还粗呢。”

这话彻底让凤姐没法儿接了。

怎么接?

跟她探讨汗毛和腰谁粗的问题?还是继续装逼哭穷?

人家把路都给你堵死了。

到最后凤姐只能“笑而不睬”。

我每次看《红楼梦》,看到这些小细节,都觉得奇妙无比。人和人的较量,都在这波澜不兴的表面言语下暗流涌动。

凤姐精明,刘姥姥更精。凤姐是锋芒在外的精,刘姥姥是大智若愚的精,装疯卖傻的精。《红楼梦》里的人物,没几个省油的灯。

02

曹雪芹花一半功夫写凤姐聪明有趣,又花了一半功夫写她的刁钻霸道与狠辣。

凤姐下死手整死过两个人,一个是贾瑞,一个是尤二姐。

一个惦上了她自己,一个惦上了她男人。

凤姐收拾贾瑞的招数是请君入瓮,瓮中捉鳖,把鳖逗弄一番,再把鳖炖了。

先是曲意逢迎贾瑞,把贾瑞骗进圈套,在过道的屋子冻了一夜,又让贾蓉贾蔷浇了贾瑞一脑袋屎,最后又勒索了贾瑞一百两银子。

三折腾两折腾,就把贾瑞折腾死了。

按理说,贾瑞色胆包天,有这下场也活该,但你看这凤姐的手段,也实在是让人心惊。

在赚取尤二姐那一段里,手段跟收拾贾瑞也差不多,只是更狠。

尤二姐是动了她男人的女人,现代社会叫小三,这种人她认为就该万劫不复。凤姐收拾小三的手段现代社会的女人也望尘莫及。

招数跟收拾贾瑞那一套一样,请君入瓮,瓮中捉鳖,把鳖逗弄一番,再炖了,最后让跟鳖相关的人把瓮钱报销了。

尤二姐是宁国府尤氏的继妹子,她先把前面工作都做好了,花言巧语把尤二姐骗进大观园,她去哄骗尤二姐那一段在第六十八回,也是精彩至极,一个平时恨不得天天说话都自带“老子”俩字的人,到这里处处都是“奴”字。也是能屈能伸的典范了。


(为图省事,我就直接把书中原文拍照给你们看了,“我滴个妈”是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批注的,本书跟随我已经二十年了)

奴家怎么怎么地,是《金瓶梅》里女性的语言,《红楼梦》里的女性很少使,《红楼梦》里的女性都很自我,没那么强的奴性,曹雪芹也不喜欢,曹雪芹却让最霸道自我的王熙凤使用了一大堆的“奴”字。

可见凤姐这心术和为达目的不计代价的性格了。

尤二姐被骗进大观园,她再让跟她原本有婚约的张华去告状,告自己的丈夫贾琏“国孝家孝之中,背旨瞒亲,仗财依势,逼人退亲,停妻再娶”,顺便把贾蓉也挂上。

状子告到督察院,王熙凤马上就去闹宁国府了,贾珍一看先跑了,尤氏贾蓉被逮住。

她一见尤氏:

照脸一口吐沫啐道:“你尤家的丫头没人要了,偷着只往贾家送,难道贾家的人都是好的,普天下死绝了男人了!你就愿意给,也要三媒六证,大家说明,成个体统才是。你痰迷了心,脂油蒙了窍,国孝家孝两重在身,就把个人送来了。这会子被人家告我们,我又是个没脚蟹,连官场中都知道我利害吃醋,如今指名提我,要休我。我来了你家,干错了什么不是,你这等害我?或是老太太,太太有了话在你心里,使你们做这圈套,要挤我出去。如今咱们两个一同去见官,分证明白。回来咱们共同请了合族中人,大家觌面说个明白。给我休书,我就走路。”一面说,一面大哭,拉着尤氏,只要去见官。

......凤姐儿一面又骂贾蓉:“天雷劈脑子五鬼分尸的没良心的种子!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成日家调三窝四,干出这些没脸面没王法败家破业的营生。你死了的娘阴灵也不容你,祖宗也不容,还敢来劝我!”哭骂着扬手就打。贾蓉忙磕头有声说:“婶子别动气,仔细手,让我自己打,婶子别动气。”说着,自己举手左右开弓自己打了一顿嘴巴子,又自己问着自己说:“以后可再顾三不顾四的混管闲事了?以后还单听叔叔的话不听婶子的话了?”众人又是劝,又要笑,又不敢笑。

......凤姐儿滚到尤氏怀里,嚎天动地,大放悲声,只说:“给你兄弟娶亲我不恼。为什么使他违旨背亲,将混帐名儿给我背着?咱们只去见官,省得捕快皂隶拿来。再者咱们只过去见了老太太,太太和众族人,大家公议了,我既不贤良,又不容丈夫娶亲买妾,只给我一纸休书,我即刻就走。你妹妹我也亲身接来家,生怕老太太,太太生气,也不敢回,现在三茶六饭金奴银婢的住在园里。 我这里赶着收拾房子,一样和我的道理,只等老太太知道了。原说接过来大家安分守己的,我也不提旧事了。谁知又有了人家的。不知你们干的什么事,我一概又不知道。如今告我,我昨日急了,纵然我出去见官,也丢的是你贾家的脸,少不得偷把太太的五百两银子去打点。如今把我的人还锁在那里。”说了又哭,哭了又骂,后来放声大哭起祖宗爹妈来,又要寻死撞头。把个尤氏揉搓成一个面团。衣服上全是眼泪鼻涕,并无别语,只骂贾蓉:“孽障种子!和你老子作的好事!我就说不好的。”凤姐儿听说,哭着两手搬着尤氏的脸紧对相问道:“你发昏了?你的嘴里难道有茄子塞着?不然他们给你嚼子衔上了?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去?你若告诉了我,这会子平安不了?怎得经官动府,闹到这步田地,你这会子还怨他们。自古说:‘妻贤夫祸少,表壮不如里壮’。你但凡是个好的,他们怎得闹出这些事来!你又没才干,又没口齿,锯了嘴子的葫芦,就只会一味瞎小心图贤良的名儿。总是他们也不怕你,也不听你。”说着啐了几口。尤氏也哭道:“何曾不是这样。你不信问问跟的人,我何曾不劝的,也得他们听。叫我怎么样呢,怨不得妹妹生气,我只好听着罢了。”


(看闹得太凶).....后来下人们都劝,奶奶们素日何等的好来,如今还求奶奶给留脸。说着,捧上茶来。凤姐也摔了,一面止了哭挽头发,又哭骂贾蓉:“出去请大哥哥来。我对面问他,亲大爷的孝才五七,侄儿娶亲,这个礼我竟不知道。我问问,也好学着日后教导子侄的。”

我实在是舍不得删减,把这一大段都发上来了,上面奴长奴短,下面就露出了这尖利的爪牙。

我时常看一看这章,这吵架的技术,这撒泼打滚胡闹的技术。绝了。

我没少见过农村泼妇吵架,跟这个比,都弱爆了。有语言有动作有表情有逻辑。

农村泼妇打架,通常都徒有其形,没有逻辑。

03

王熙凤能撒出这么高水平的泼来,跟她独特的个人经历有关。

王熙凤是《红楼梦》里唯一一个没读过书的大家小姐。虽然那个社会奉行“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是大家小姐都读书,且个个是才女,王熙凤就愣是没读过书。

我想是曹雪芹故意安排她没读书,读了书的大家小姐,容易被书中的条条框框限制住,搞这种泼妇行为实在是放不开。

出身高贵,天生聪明,在富贵场中浸养,见识眼界一流,又有着天性里的泼辣和彪悍,曹雪芹塑造这个人物形象太成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她撒泼还不是只图痛快的撒泼,她向来不撒赔本的泼,都得赚点什么。

大闹宁国府之后,她讹了宁国府一大笔钱。

这就是王熙凤。

聪明真的是聪明,但也太过了。

王熙凤这个人,典型的是聪明有余,厚道不足,这也是她不得善终的一大原因。

贾家不败,王熙凤是要成为未来贾母的,可她和贾母心性上有着天渊之别。

贾母跟她一样聪明,但比他厚道得多。

在清虚观打醮那一节中,一个剪灯花的小道士没来得及回避不小心撞进凤姐怀里,凤姐一扬手,照脸一下,把那小孩子打了一个筋斗。

对一个小孩子,凤姐打人一个筋斗。

贾母听见吵嚷,忙问怎么回事。对比凤姐,贾母是这样做的,她忙说:“快带了孩子来,别吓着她,小门小户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的,哪里见得这个势派,倘或吓着他,倒怪可怜见的,他老子娘岂不疼得慌?”又吩咐贾珍,给那孩子一些钱买果子吃。

贾母其实也不一定是真心慈悲,但要做做大门大户的样子,要给世人留一个仁善的形象。毕竟儒家是要讲仁孝的。

凤姐却是连样子也懒得装的人,她不讲什么仁义礼智信,甚至都不相信阴司报应,只相信自己。

有着这样价值观的人,你很难想象,她老了后会有贾母这种慈悲的一面。

其实这里贾母就是在教她,做人也好,当家也好,还是得有点仁厚之心。

可惜她没学到。

最后她很惨,“一从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贾琏把她休了。

被休的时候,没人出头帮她,只有一个刘姥姥救了她的女儿。书中有句判词,叫“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

注意这里用的是“偶”字,偶然的意思,不是她平时刻意修持,是偶然的一次机会帮了一个人,最后救了她。

她刻意积的德,一个也没有。

就比如上文中说的尤氏,其实挺委屈的。尤二姐是贾珍,贾蓉,贾琏几个臭男人偷娶的,尤氏根本当不了他们的家,她那通排揎尤氏,尤氏再老实,也不是傻子,事后都能想明白。

当王熙凤有一天落魄无着,需要人帮助时,这样的人怎么会伸手呢。

贾母聪明而厚道,最后享了一辈子福走了,凤姐聪明而不厚道,最后哭向金陵。《红楼梦》中只有一个人有素质能成为未来的贾母,是探春,探春的文章改天再写)。

王熙凤不行。

都说宝玉黛玉那一派是反封建的,是跟儒家礼教对着来的,凤姐其实也是。

宝玉黛玉是不理会儒家规则的性灵派,你爱咋规则咋规则,我就做我自己,就为我的心。王熙凤是实际上的反动派。

在封建社会,男人是天,女人是要匍匐的,三妻四妾是正常,你得接受,凤姐不接受,她活得太霸道彪悍,不但不匍匐,还要把男人踩在脚下,三妻四妾?一个也不行,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这种女人在那种社会不会有好下场。

她要是活在现代社会就好了,现代社会,女性解放,会大有作为,至少在婚姻中不会受气。

喜欢读《红楼梦》,就是喜欢书里的人情和人性。人性几千年不变,看懂《红楼梦》,不怕现世活不通。

我们这些人,要学凤姐的聪明,不要学她的不厚道。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