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三境界与砂舞及酒之关系

鲁迅曾做《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独辟蹊径,一骑绝尘。照猫画虎,依葫芦画瓢,不知可乎?人生三境界与砂舞及酒,虽是风马牛不相及,然其中竟无丝毫瓜葛乎?捕风捉影,本是为文之本;穿凿附会,亦是扬名之道;疯癫痴傻,方可安身立命;胡言乱语,或许弄假成真。满纸荒唐言,一把心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不亦乐乎?
宋代词人柳永,万绿丛中一点红,偎红依翠,杨柳岸晓风残月,一生阅女无数。以至凡有井水处,皆有柳永词。然死时膝下无子,家无余财,赖京师众妓合金操办,得以安葬,传为一时佳话。也许,他找到了他想要的。
王国维一生饱读诗书,三坟五典,四书五经,经史子集,诗词格律,莫不贯通。然他于北京颐和园投水自尽,不仅给国人留下了深深的颤栗遗憾,也给后人留下了难解之谜。或许,他还没找他想要的。王国维走了,然他的人生三境界之说,却得以传世。如今,将其化用在砂舞之上,虽未免流俗,但未尝没有其耐人寻味之处。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喝酒的这个境界,是寒喧之后,数杯下肚,酒气略微上升的阶段。杯里乾坤大,酒中日月长。此时,欢者更欢,愁者愈愁,不过,肚中纵有千番言语,表面上大多“和风细雨”。
砂舞之这个阶段,往往是懵懵懂懂,迷迷瞪瞪,凄凄惨惨,寻寻觅觅。小狼幼鲨,拜师学艺,按图索骥,摸清门路。试着买票,学会存包。向前辈打听资费,睁狼眼分清荤素。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倏忽间常患得患失。有人说,来舞厅的都是失意之人。虽不能以偏概全,但亦非虚妄之语。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不是伤心人,谁做花下鬼?雨打芭蕉,帘卷西风。寂寞长夜,形影相吊。于是乎,有人来这里找美丽的皮囊,有人来这里找失落的情感,有人来这里找肉体的芳香,有人来这里找久违的尊严。然砂舞之路,漫漫其修远,万里长征才走第一步。所有的失意与磨难都是为了有朝一日的酣畅淋漓,群魔乱舞缴纳学费,蓄势待发。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喝酒的这个境界是酒至酣处,心雄万丈,脸飞红霞。此时,飞觞杯交,颐指气使,最来“感觉”的时候,嘴上豪言壮语:“干了!酒个嘛,水个嘛,喝个嘛,醉个嘛,倒个嘛,睡个嘛,干!”;“人生难得几回醉”,“人生几个秋,不醉不罢休”,反正是狂语迭出,唾飞沫溅,一付一醉方休之气势。
砂舞的这个阶段,在两情相悦,比翼双飞之时,可谓:月伴星,星傍月,繁星闪闪,月痴迷,花醉蝶,蝶恋花,蝶舞翩翩,花嫣然。然而,在依依惜别,恋恋不舍分手之际,可谓:落花不解伊人苦,谁又怜惜伊人情。空伤悲,独愁怅,怎解此心凄凉。风吹,心冷,思念长;凝眸,望川,人断肠。在这个阶段,多少人迷失了自己,不能自拔。多少人欲摆脱沉沦,却逾加沉沦。这是灵与肉的搏斗,情感与理智的交锋。身在天堂,心在地狱。欲罢不能,欲说还休。有谁能出淤不染,无牵无挂?几个人能够毫发无损,全身而退?也许,这是砂舞最快乐的一个阶段,亦是砂舞最痛苦的一个过程。男人在砂场的探索与修炼,就如同沙子在贝体中,只有历经久远的磨难和煎熬,以及暗无天日的漫长等待,最后才能成长为一颗闪耀璀璨光芒的珍珠;也只有经历过痛至深,爱至切大悲大喜,大起大落之后,方有资格进入下一阶段。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喝酒喝到这个境界,此时的酒,已经不再是酒,而在乎一种“精神”。清醒的人都说自己喝多了;喝多了人都说,我没醉。长歌当哭,狂醉似醒,繁华销尽,浮躁渐去,李白的“斗酒诗百篇”,曹操的“人生几何,对酒当歌”,“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这些脍炙人口的痴言癫语,莫不出自这一境界。
砂舞之于这一境界,其实同其他事物一样,最后都归于落寞与平淡。记得一位南侨舞女这样说,其实你们男人来舞厅无非是寻找生活中的缺憾:如果老婆的个矮,那么就想找挺拔大方的;如果老婆个高,就专挑那些娇弱粉嫩的;如果老婆偏瘦,则会对丰满的情有独钟;如果老婆偏胖,又会对苗条纤弱的爱不释手。年龄小点的想找熟女带带;岁数大的则专捡小妹妹揉捏。其实,人生本残缺,永远有不完整,没有任何一种口味能够永葆青春。这个时候,也许你会发现,砂到最后也许我们什么都没得到,只有那一片片浮光掠影,雪泥鸿爪,或可化为我们精神食粮,以及活下去的勇气。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倖名。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每当夕阳西下的时候,凭窗远眺,脑海中浮现的一张张笑脸,不是哪一个人,而是共同组成的一段青春记忆,一幅永不褪色的人生画卷。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枯荣。人生如旅,亦哭亦歌。曲终人散时,不过是痛者自痛,伤者自伤。 一场梦境,一场繁华,荣华谢后,把酒临风。 谁放了谁的手,谁比谁更难受? 什么今生今世,来生来世,覆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一场繁华。
走出舞场,冷风吹面,耳边不禁回荡起那红楼呓语: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人生之三境界与砂舞及酒之关系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