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峰眼前一亮……然后历史就改变了

文/六神磊磊

经常想到一件事:

乔峰能成为大侠,其实蛮惊险的,真是癞蛤蟆吃豇豆——悬吊吊滴。

你怎么能保证他后来喜欢武功。小孩子的兴趣,完全说不好的。

比如五岁那年,爸爸乔三槐曾经给他刻过一只木老虎。

乔峰坐在老爸脚边,眼看小老虎的耳朵出来了,鼻子出来了,心里真高兴。

你有没有想过这种情形:当小老虎拿到手,乔峰眼前一亮……

然后就喜欢上了刻老虎。

从此,他就义无反顾地投入了雕刻生涯。

历史就此改变了。江湖上再也没有了什么“北乔峰”,而是会多出一个优秀的河南手工艺人。

每天在工作室里,看着小老虎的耳朵、鼻子出来了,成了乔峰最快乐的事情。

江湖也因此发生了连锁反应,阿朱不会死了,马夫人也不会因为迷上乔帮主而作乱了,最多觉得:“这个师傅还挺帅”……

“这真是一块好木头!”

金庸的小说要是都照这样来发展,一定很醉人。

比如在西湖底下。

令狐冲走到任我行的榻前,随手将一个硬物轻轻塞在他手中。

老任低头看,却是一把打造得精巧之极的钢丝锯子。

任我行眼前一亮……然后就迷上了锯东西。

江湖的历史从此改变了。

任我行也不想称霸武林了,也不想当什么日月神教教主了,每天就在西湖底下锯东西。

做一个木工,看着锯屑一点点飘落,听着“西索,思索,西西索”的声音,成了他生活中最快乐的事。

每次做出了东西,就拿到西湖去卖:实木手工板凳,十块钱一个,三年保修,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碰到死敌东方不败,也是质问:“你说!谁的木工天下第一?”

“……当然是你啊任师傅。”

“哈哈有眼力,来,我给你做板凳!不,化妆凳!”

还有郭靖。

结安答的时候,拖雷送给他一只黄金项圈。

郭靖眼前一亮……从此就迷上了打项圈。

这之后,草原上彻夜火星四溅,《打铁英雄传》就此上演。

江南七怪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郭靖:快跟我们去学武功!

郭靖决绝举锤:不去!我的一生,要奉献给草原冶金事业。

接着目露精光:“诶,老伯伯你的这根铁杖送给我吧”。

还有杨过。

在古墓里,姑姑让他睡寒玉床,说:“这床是用上古寒玉制成,是修习上乘内功的良助。”

杨过眼前一亮……从此就迷上了打床。

历史由此改变了。隔壁的全真教天天投诉:晚上十点了还打床,有完没完啊?以为我们没文身就不怕是吧?

经过几年努力,杨过把古墓发展成了终南山手工家具厂,品牌名字都想好了,叫“改之”,不满意包改。

因为杨过字改之。很贴切有没有?

还有郭襄。

十六岁生辰那天,家具大王杨过给他放烟花。

那一刻,只见漫天花雨,组成“恭祝郭二姑娘多福多寿”十个大字。

这烟花乃汉口镇天下驰名的巧手匠人黄一炮所作,妙丽无方,端的是当世一绝。

郭襄眼前一亮……然后就爱上了黄一炮。

她毅然跑到汉口,找到黄一炮嫁了,努力学做烟花。

后来,郭襄变成了远近闻名的烟花奶奶,她的头像都印在了花炮上,成了著名商标。

所以谁说大侠一定要喜欢学武功嘛。张无忌完全可能迷上了造船,段誉可能迷上了做雕像。

我甚至怀疑独孤求败就是个铁匠。

他埋了三把剑,其实就是埋了自己打铁最好的作品。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这完全是打铁的心得体会。

所谓“天下无敌、只求一败”,也指的是打铁的技术无敌。

你看他的遗言,哪一句话说自己会武功了?

杨过没搞清楚,拿来当武功瞎练。神雕又不会说话,干着急无法阻止。

高手们都跑去学手艺了。江湖,从过去的打打杀杀,变成了叮叮当当。

华山论剑也变了,不是动刀动枪地比武了,而是每人一个摊位,把好东西摆出来,搞一场神物battle。

郭靖的项圈,杨过打的床,郭襄造的花炮……都拿出来秀。谁手活最好,谁就天下第一。不是天下第一高手,而是天下第一造。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