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大家说这次春晚对我的伤害有多大

想和大家说这次春晚对我的伤害有多大

@氯气灯芯
想和大家说这次春晚对我的伤害有多大。
从那个相亲小品开始,我就开始背过爸妈偷偷哭,一直现在双手都是抖的。
我一直很想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像我这样,从小在这样的话里长大。
“你是个闺女,所以你就别太折腾,你要是个儿子,就让你出去闯荡闯荡。”
“你见过哪个女的有出息?不都得靠男人养着?”
“等你以后结婚,爸就给你买辆车。”“我自己挣钱买。”“你买?你放心,你不可能买得起。”
有一次股市崩盘,爸爸幸免于难,一个遭殃了的叔叔嘲讽他:“你赚那么多钱管什么用?还不是没有儿子。”
我周围是有这样的大环境的,大多一起长大的朋友都听过类似的声音,但很少有人像我这么在意。我自尊心很强,为此做了很多没必要的事。
我踢足球不是因为我喜欢运动,是因为我爸说过“我觉得女的踢足球不太好吧。”
我不化妆不是因为我懒或者毫不在意脸上的痘子和雀斑,是因为我爸说过“女的要漂亮,女的漂亮最重要。”
我不穿裙子不穿粉丝不是因为我觉得裙子行动不便粉色不好看,只是因为它是裙子它是粉色。
有时候我甚至会在心里埋怨我妈。因为自从家里生活条件好起来后,她便不再工作,也没什么生活目标要实现,她唯一的愿望就是让我爸买个更大的房子,为此她常常生气。
她是我爸心中一个典型的女性形象。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试图冲破我爸心中的刻板印象,说服我爸女性可以做到独立,可以有所成就,可以出去闯一闯。我一度以为自己成功了,至少即使他不能同意女孩子和男孩子肩负着一样的社会责任,不能接受一个男孩子可以化妆,即使他认为王凯之所以好看是因为他“像个男人”,他认为“小鲜肉”的失败是因为他们中性的造型——但他至少多少会意识到,当他这么想的时候,他其实是落后于时代的。
或许我的确几乎成功了,直到今晚。
第一个语言类节目出来的时候,是讲丈夫在外工作,妻子不放心;我想,嗯,一会儿会冲破这个套路的。第二个语言类节目出来的时候,蔡明老师非常非常用力地用一种罕见的娇嗔演绎了一个新婚妻子的言行;我想,嗯,一会儿会冲破这个套路的。四个语言类节目,《真情永驻》,彻底让我崩溃了。
“买女性用品,花钱的不还是男人。”
“男人挣钱就是为了给女人花。”
它体现了这个逻辑:女性没有生下孩子,是对男人的不负责任;它没体现这个逻辑:女人不工作,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它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把女人和社会人的割裂。
我坐在沙发上,一旁的爸爸随着那句“‘丈夫’倒过来是‘付账’”而笑出了声音,笑声里是对节目内容的心领神会:哈哈哈对对对,我家就是这样的,没错没错,说得太对了,我们男人真的很辛苦。
我忽然意识到,我平时看到那些呼吁女权的微博,那些文章,那些“看到评论就安心了”式的安慰,都是幸存者偏差带给我的错觉。
曾经春晚体现的是文艺界的最高水准,如今春晚呈现的是最主流的价值观。我小心翼翼地表现了那么多年,其真实性在很多人眼中比不过一个屎一样臭的小品。
我被这场宣扬国威的晚会吊打到死。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