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妹套路和老司机-成都峨嵋篇(第一章)

小别胜新婚,再聚成四人。浑来如一梦,何必太较真。

话接上部,自打张家界与小灰灰、淇淇一别,虽联系不断,却心如刀割,夜夜如饥似渴,也只能观照自撸。终于捱到放假,立马直奔机场,进军大成都!我那又白又嫩的小灰灰,我那苗条可人的淇淇,哥来了!

飞机上我就在想,这次成都之行必须要定个明确的计划,不能打无把握之仗,虽然哥自信有水来土掩,兵来将挡的能力,但还是要跟着计划走,这样才能临危不乱,游刃有余。

嗯,思来想去,计分三等:上计是说服淇淇,打破她的心理障碍,然后双飞三宿,欢乐无边;中计是逐个击破,找机会分开她俩,先搞定小灰灰,毕竟我对小灰灰真的是冥思撸想,欲罢不能;如果都不行的话,只好行下计,搞定小灰灰,放弃淇淇,毕竟淇淇是个挺有主意的女孩,而且太瘦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这三计只要有一条成功,哥就算不虚此行,哈哈哈哈。

下了飞机,我给小灰灰和淇淇分别发了一条信息,但淇淇没有回我,之前就有一句没一句的,这两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有这么忙吗?!小灰灰回了信,发了定位给我,在川大附近。我从机场直接打车到了地点,已经快七点了,到了一家蜀九香门口,只有小灰灰在门口等我,一如既往的青春靓丽,上身白衣配下身的大白腿,中间是个黑色的百褶迷你裙。看见我,满脸的笑容,但小尖牙还是有点吓人。

我先掏出钱给了司机,司机在找钱的空档,我在想,这个招呼怎么打?如果我很有礼貌的走过去说,你好。然后握握手,那就算是完蛋了。一定要来点热烈的,一下打开场面和气氛。司机把钱找给我,我开了车门,来不及从车后拿行李,就直接走过去,一把抱住小灰灰就要亲。

小灰灰吓坏了,直接推着我说,有人!有人!

我说,什么人?

她说,我姐姐在里面?

我说,哦,那就亲一小下嘛,我都想死你了!

她说,讨厌鬼,你的行李呢?

我一回头,我草!!!出租车都已经开了!

我赶紧的一边追,一边喊,还好是个路口,车多,司机开得不快。

我对司机说,我行李还在后备箱呢!你走什么走?!

司机说,你见了美女就把行李都忘了,怎么还怪我呢?我也不记得你有行李放在后面了。

我懒得跟他废话,我拖着行李箱回到饭店门口,一身臭汗,满脸狼狈。

小灰灰看着我笑了起来,说,真是报应啊,哈哈哈哈。

我心想,我上你的时候,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哼!

这时候饭店里出来一个女孩,问小灰灰,这个就是你朋友吗?

小灰灰说,是啊,是啊。然后向我介绍说,这是瑭瑭。

我说,你好,你好。

我问小灰灰,淇淇呢?

我一提这事,明显感觉到她俩表情不对路了。

小灰灰说,她还在上班,可能等一下过来。

我说,哦,这么忙啊?

瑭瑭说,你想找她是吧?打电话给她喽。

我说,不是,咱们先吃呗。

然后我们三个进了饭店,我心想,这是什么毛意思啊?这位瑭瑭跟小灰灰什么关系?怎么听她话里,跟淇淇不太对付啊?!等一下得找机会搞清楚才行。

我已经饿了,可是还要排队,蜀九香的生意也太好了吧!趁着小灰灰排队,我先掏出手机偷拍一张吧,小灰灰发现我偷拍,赶紧的用手捂住短裙!我心想,你怕个毛,就你这个大白腿,今天晚上我吃定了,哼哼!

小灰灰说,你干嘛呀,被我姐姐看到了就麻烦了!

我说,这有什么麻烦的啊?难道你姐姐跟你有一腿啊?嘿嘿(我草!没想到,我居然一语成谶,但这是后话)

小灰灰打了我一拳,这时候瑭瑭过来了,说有位了,我们三个进了店。

她俩坐在我对面,来到这里,就是吃火锅,最有名的是毛肚和鹅肠,照例点来。等上菜的工夫,我在想,要不要把筷子弄掉,来个“捡箸弄鞋”调戏一下我的小灰灰呢?就算弄不成,看看大白腿也是好的嘛,嘿嘿。不对,还是先活跃一下气氛吧。

我说,你们俩是亲戚吗?

瑭瑭说,是啊,她是我亲妹妹。

我说,你别逗了,你俩长得一点也不像啊。

瑭瑭说,大哥,我们一个随妈,一个随爸不行啊!

我脸色一转,你刚才叫我什么?!

瑭瑭说,叫你大哥不对吗?

我说,应该叫我大叔才对!

瑭瑭一脸惊讶,妈呀,吓死我了,还以为让我叫你小弟弟。

我说,这里能不能不要连字?叫小弟就行了!

她俩哈哈大笑,空气欢快了起来。

服务员来上菜,我心想,这俩人到底什么关系啊?必须要先搞清楚,才能制定下一步的计划。否则不知道深浅,根本无从下手啊。

我对瑭瑭说,那你肯定随你爸爸。

瑭瑭撇撇嘴说,什么意思啊你?说我像男人啊?

我草!说错话了!怎么办?怎么圆?

我说,错!你不是像男人,你就是男人。

她俩都瞪眼了,看着我!顿时压力山大啊!形势十分严峻,这句话要圆不上来的话,这个梁子就算是结上了!

我说,你性格率真,让人感觉亲近,典雅得体给人安全感,所以我说你给我的感觉就像个男人,让人不自觉的想要接近!

瑭瑭说,哟!怪不得菲菲说你嘴甜。

我说,我可是句句肺腑。

瑭瑭说,给你一个赞!你才应该叫糖糖,嘴好甜。

小灰灰说,你知道他嘴为什么这么甜吗?

瑭瑭说,为什么?

小灰灰说,他有糖尿病啊。

我说,还是菲菲了解我。

我们三个都笑了。

小灰灰说,我们俩个都姓林,你说是不是亲戚?

我说,是,当然是,万姓同宗啊,其实咱们都是亲戚。

瑭瑭说,是啊,咱们都是炎黄子孙喽。

我对瑭瑭说,你是哪里人啊?

瑭瑭说,我就是成都人嘛。

我说,成都人好,生于斯,长于斯,我最羡慕你这样的。

她说,我还羡慕你们呢,哪里都能去。

我说,你也可以哪里都去啊,但你总算有个根啊。不像我们出来混的,永远在外面的飘着的感觉。对了,明天去峨嵋,你去不去?

瑭瑭听了,看着小灰灰说,你们明天要去峨嵋?!

小灰灰说,是打算,还没定呢?

瑭瑭说,跟谁去?

小灰灰说,还不知道啊,没定嘛,要定了,肯定要叫你的嘛。

我一听,草!哥又说错话了?还是哥理解错了?是小灰灰真没定去峨嵋?还是她没有告诉瑭瑭去峨嵋的事,也根本没打算告诉她,现在却被我给捅漏了?

瑭瑭说,那你叫不叫她?

小灰灰说,你说喽。

瑭瑭说,你想叫就叫喽,叫了她我就不去了。

我心想,他们说的应该是淇淇吧?这个瑭瑭究竟跟淇淇有什么过节?!还有你没我的!一定得搞清楚。

我说,我去趟洗手间啊。

我起身去了洗手间,发微信肯定来不及了,我直接给淇淇打电话。

我说,淇淇,我们在川大这里的蜀九香,你什么时候过来啊?

淇淇说,你们几个人?

我说,我和菲菲还有瑭瑭。

淇淇说,她也在吗?!那我不过去了。

我说,怎么了?你跟她有什么事吗?

她说,算了,你不要问了,你们吃吧。

我说,今天晚上我必须要见你,总不能我来了成都,连面你都不见吧?!

她说,那你们先吃吧,吃完再说。

我说,那你怎么吃晚饭啊?

她说,以前没你的时候我也没饿死啊,你还怕我饿着嘛。

我说,你本来就瘦,我担心你嘛。

她说,哼,那你打包给我喽。

我说,行,待会我端个火锅打车去你找。

她在电话那头笑了,说,行了,行了,你要想见我,晚点给我电话吧。

我说,好,等下给电话你。

我挂了电话去了洗手间,出来后,发现小灰灰正在洗手!哈哈哈哈,天赐良机。

 诚信经营,干货展示!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